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6·26”故事之四

“6·26”故事之四
5 C# a+ k8 v; _1 l迟到的歉意

1 ]3 h3 u- o! _                作者:段晓平
) t1 R, G. T! O  T: ~$ Q: \1978年11月中旬的一天傍晚。# q9 L0 C9 ?6 @& a$ O1 Z- m
北方冬季天黑得早,落日的余晖中,长春市二0八医院六·二六医疗队院内两座大楼便渐次亮起了灯光。当时我住红楼278病房,同房间有新疆的张喜文、河南的张辉、山西的金恒志和他母亲侯阿姨,吃过晚饭,他们都出去找老乡聊天去了。我是喜静不喜动之人,又刚入院不久,面对眼前的陌生环境,还真有点自恃清高,不愿主动与他人接触,每天就是按照医生的嘱咐,做些压腿和用中草药热气熏腿等辅助性治疗。此时,我独居室内,一边把十多斤重水泥块吊在右腿膝盖下压前弓,一边侧耳听着从隔壁房间传出的歌声“边疆的泉水清又纯,边疆的歌儿暖人心暖人心······”这不是电影《黑三角》中的主题歌吗?隔壁的患友唱得真好!听他们唱歌,我的精力就分散了,压腿时筋骨疼痛也减轻了许多。
! s% F% M4 ?8 ]  I* y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张辉、金恒志、张喜文他们几个陆续回来了,忘了谁说的了,刚才经过值班室看见只有小崔大夫一人值班呢,咱们开玩笑逗逗她吧!于是众人一呼皆应。
. b) B) N8 G, E8 Y7 u, u; c* ^小崔大夫,名字叫崔洁,是个小兵。刚入院时就听恒志、张辉讲过,她父亲是吉林省军区教导大队的政委,她母亲在吉林省革命委员会(那时正值文革后期省政府还未恢复)机关工作,小崔大夫12岁参军,在六·二六医疗队当卫生员。那时,我们年龄都不大,恒志、张辉、张喜文与小崔大夫年龄相仿,只有我大一些,但也未满20岁,年轻,单纯,贪玩,好胜,跟军医护士可亲了,经常和小崔大夫逗嘴开些小玩笑,搞点恶作剧,从来不计后果。这不是吗?他们几个闲得无聊,又琢磨起小崔大夫了——
, }0 Q& s+ n( j/ h7 L; k他们让我穿衣躺在床上,打开被蒙上头,说别出声,然后去护士值班室敲门说我发烧生病了,小崔大夫正坐在桌前看书学习呢,就交给他们一支体温计。他们回屋后将体温计夹在我腋下,一会儿一看,不发烧体温怎能上升呀?想啥办法呢?也许是急中生智吧,他们打开暖瓶盖插入体温计——可不得了,噌的一下体温计中水银柱上升到40度,用力甩了几下还有38度呢!小崔大夫过来一看,可吓坏了,摸摸前额不发烧呀,当时她非要给我打退烧针,我说什么也没同意,在她的监督下,我只好将两片扑热息药片口服下去·······望着小崔大夫离去的背影,这仨小子轰然捧腹大笑,抱成了一团。第二天上班后,我们病房的主管军医还问我昨晚咋的了,我是有口难言呀。
# F! B6 b& p& F: p2 G# O5 t从此,这件事就成为我的一块心病。如今一想起这件事,我都感到非常愧疚。
7 P. Q; r  U9 q5 k; e" p; h这场恶作剧,虽说不是因我而生,可由我而起呀。我总在想,这玩笑——尽管是善意的玩笑开得确实有点太过了。是的,那时候我们都年轻单纯,可我毕竟比他们大几岁,当初我要是能动脑思考和制止他们,也就不会有这场恶作剧发生了。人应该讲诚实,懂感恩。六·二六医疗队是我心中的海,由这片生活之海洗练出的故事永远放射着旷世异彩,是解放军医护人员用无疆大爱温暖了我们的心。如果把我的人生阅历划分成20岁前和20岁后两大部分,那我则认为前者的生活更充实更令人怀念。“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那天,在6·26梦开始的地方QQ群里,看到了原六·二六医疗队孙尚全大夫制作的战友聚会音乐像册,小崔大夫也参加了。当时,我真为能见到那些昔日的好大夫感到高兴、亲切,同时又在心中觉得很纠结,写不写当年在疗队住院时这个真实故事呢?四十年过去了,这件事小崔大夫也许早不记得了,可我始终没忘,总觉得有些对不起她。考虑再三,决定还是把它写出来,今日披露于世,以表达我的诚心,我的愧疚,我的感受。8 G6 S4 G2 Z4 Z% |7 U% j4 F
小崔大夫,请接受我这迟到的歉意!
   过去的事情可以不忘却,但一定要放下; 不要感到是生活亏欠了你,其实是时机未到或我们努力不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