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我在疗队画地图


' z* l5 s( X7 z, W我在疗队画地图


- r5 w- [: m7 p  C( m 段晓平" l4 ?  ^# |+ |" u) w


. E& Y3 x5 S0 {& q& I0 J3 B/ d


$ f* X/ F/ k) @: r5 @引言# t6 D/ i( {+ [5 M8 G
1 z  K$ O6 @9 |; Z

. u8 S  K$ k8 e$ L) L6 q. C# j
我有一幅《六二六平面图》,这是当年在长春市解放军二0八医院“六二六”医疗队住院治腿期间,我亲手画的地图。要说这幅图的来历,那可是既平常而又不寻常了。
& l" W- q* H; t' H3 P0 O5 ^, w* v, O& `; w! }
所谓的平常,是指这幅地图只有16开纸面大小,一堵红砖墙围成的“六二六”医疗队大院。在画法上,由于当时受客观条件限制,我只从平面视觉的角度,用色彩简单地画出了“六二六”医疗队大院内白楼、红楼、俱乐部、食堂等建筑物和转盘道、操场、树木草坪的分布位置,没有标出“六二六”医疗队院址的地理坐标和精确的比例尺,既不规范,也不标准,完全是一幅满纸涂鸦的即兴“作品”。现在看,这幅地图画的范围太狭窄了,同国家出版的城市交通图相比,无论在测绘技术上,还是在绘图工艺方面,我都自感惭愧莫如。当初要是能预料到在长春市西郊晧月大路上,与“六二六”医疗队大院隔街相望的一片小松林,如今已辟建成为风景秀丽的长春公园了,我一定会将患友们经常光顾的那片小松林“圈”入图中的。住院期间,我之所以画了这幅地图,完全是“六二六”情结成就了它,是为了给自己曾经去过的地方留下点回忆和纪念。大千世界,风光旖旎,芸芸众生,旅游观光如今已成为国人的热衷选择。近日,查阅现代汉语大词典,发现由于“旅”的主体、客体、载体的差异以及现代人对“旅”的认知感受不同,“旅”于是就分化成了公务之旅、商务之旅、探亲之旅、回乡之旅等诸多不同的旅释。如果说我在疗队的住院经历是一段难忘的愉快之旅的话,那么这幅《六二六平面图》就当是我在寻梦、追梦的人生旅途上刻下的生活轨迹吧!
% Y* R1 C+ ]5 K1 @1 |  k* R9 x
" p- N5 b4 K+ I2 B6 V. o所谓的不寻常,是说这幅地图诞生在久远的历史年代,绘画于特定的环境场合。这幅地图看似虽平常,背后却珍藏着一串串感人的故事;“六二六”医疗队大院虽然只有16公顷的占地面积,但它却用博大的胸怀包容了五洲四海。“六二六”医疗队是驻长春解放军二0八医院根据毛主席关于“626”医疗卫生工作指示精神,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创建的全国唯一专治小儿麻痹症的医疗机构,它曾经是一个梦的摇篮,载着成千上万的儿麻患者,跨越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慕名而来,同时也牵动了许多海外华侨患者的心,住院的患者最多时达到了1300多张病床。从1969年秋天起,我曾往返数十次,来到这里进行过“肌肉穿线”治疗,因为床位太紧张,直到1978年才幸运地被接收入院。在这个快乐的大家庭里,解放军医护人员用精湛的医术、高尚的医德和无疆的大爱温暖着我们的心,让我们体会到了人间真正的平等与自尊,感受到了每一位兄弟姐妹的深情和厚谊。那些来自不同国度、不同省区、不同民族的儿麻患友,尽管年龄不同,语言不同,但共同的病症和共同的理想把我们凝聚成了一个团结向上的集体,大家都亲昵地称长春为“第二故乡”。据报载,当年在“六二六”医疗队接受过治疗的10万余名儿麻患友,轻症者扔掉了拐杖,重症者拄着手杖可以独立行走。虽然还有一些人的梦想并没有变成现实,但是当我们走出“六二六”医疗队大门时,我们就有了一颗顽强拼搏的心,就有了一双理想追求的翅膀。“六二六”医疗队宛若一轮被无数双有力大手托出的满月,照耀着我们奋力前行。如今在患友们之中,有的当选为省市和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有的成为优秀企业家、社会知名人士和各级残联干部,他们做出的非凡业绩及突出贡献,这不能不说与“六二六”医疗队的生活经历有一定的关系。残而愈坚,不坠青云之志;老当益壮,不移白首之心。今生能有幸融入“六二六”医疗队这个亲情家园,是我一辈子享受不尽的宝贵精神财富,同这些优秀的患友们相比,我亦感到万分惭愧——向你们学习,向你们致敬!
1 T3 X3 @0 M& a8 L1 G% @+ n" c% p7 V" q% O5 D% h+ [$ E% J
历史从昨天的故事中走来,明天就是今天的延续和跨越。经过世事变迁, 如今“六二六”医疗队已完成了它的使命,特别是今年七月份“六二六”医疗队原址就要拆除开发了,但“六二六”的这种救死扶伤精神却永远定格在历史长河之中。如此说来,当时在照相机、摄像机还没有进入寻常百姓家的年代里,我能用记忆的彩笔画了这幅地图,这在“六二六”医疗队的史册上,在千千万万个儿麻患友的心目中,也应该算是一件值得回味和珍藏的特殊纪念品了吧?


4 I/ a0 S; t" k) J* J& P, \
! N* d# h8 F$ S) ^正题


; v" ?1 r% m' i. g- }& B/ E7 t
    那是1978年7月下旬的事了。当时,我住在白楼303病房2床,这是间由教室改建的大病房,有10张病床。按照疗队军事化管理的编制序列,叫4连1排3班。白楼是外科,共设立了男女9个班,这里设施完善,环境宁静,食堂送饭到病房。每一个去过“六二六”医疗队的患友都知道,自开展外科矫形手术以来,凡入院者在红楼经过一段时间的辅助性治疗后,都要由外科第一主治军医门洪学主任进行会诊,若需手术,他就签上名字,然后排号等候去白楼手术室做手术。在名目繁多的手术治疗中,尤以“切骨”矫形手术效果最好。想当年,能早日转到白楼,是大家的迫切心愿。我本来住红楼278病房, 能长期在白楼“安营扎寨”,那是因为我在做胯膝松筋手术过程中出现了点小“事故”,还给输了血呢……这件事当时在整个“六二六”医疗队反响很大。哈哈!就这样,我直接被送入白楼303病房,住了一年半以后,又做了股骨切骨手术。在白楼,我除了担任4连连长外,还负责疗队病房团支部宣传工作,出黑板报,写广播稿,组织文艺联欢活动,又给门主任编辑出版的《小儿麻痹症外科矫形手术治疗》论文集画插图,虽说辛苦但生活很充实,对我也是个锻炼的机会。当时我们团支部由医疗队军医王玉珍干事负责管理,她对我非常好,也很赏识和器重我。
8 m  S0 J) S0 }% I, P
) @+ |1 H! p- @  N1 U$ h4 N7 b6 k住院的日子过得真快,转眼间“八•一”建军节就要到了,我们又该出一期新板报了。大约是在78年的7月30日,记得那天是个星期天。上午,我应王红、战平等几个护士之邀去给她们负责的那块板报画插图,可能是怕彩色粉笔屑弄脏了衣服,还让我穿上白大褂——你别说,头一回穿医护人员的工作服,感觉还蛮新鲜呢!下午,我便开始出我们自己的那块板报了。 在“热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51周年”的通栏大字标题下,首先我即兴写了一首《八•一颂》短诗,接下来以疗队卫生员曲月英个人出钱购置小商品方便患者的真事为素材,写了篇《病房摆起售货摊》的小通讯,又向长期住院的老患友徐静秋特约了一篇歌颂军中白衣战士的小稿件,最后我借用十六字令词牌,以《练》为题填了三首词……写标题、抄文字、画插图,用了不到两个小时,一块图文并茂的黑板报完成了。那时候,每逢星期天,疗队食堂只提供早晚两餐。下午3点30分左右,吃过晚饭后,凡是手术后能带石膏拄拐行走的患友都到楼外锻炼去了,我却感到有些诗兴未尽。干点儿什么呢?看书?练习书法?还是乘兴写点东西?不知怎么的,望着窗外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凝视着柳绿花红的“六二六”医疗队大院,一股浓浓的情思从我记忆的长河里奔涌而出——忘不了啊!在这充满春意的疗队生活中,患友们徜徉于幸福温馨的大家庭氛围里,播洒着人间的真情,遍布着患友的挚爱。声声亲切的问候,嫁接出友谊之树的绿枝;次次体贴入微的扶助,汇成了疗队文明之河的闪闪波光;阵阵热闹的联欢歌声,演绎成了青春旋律中的动人音符。忘不了啊!在这充满希望的疗队生活中,患友们迎着黎明和夕阳,沿着院内水泥路坚持刻苦锻炼,蹒跚的脚步渐渐地缩短着理想与现实的距离;患儿学校的老师们精心构筑的知识殿堂,将今天和明天搭建成一座座立志成才、报效祖国的智慧大厦。更忘不了啊!为了骨延长手术后骨痂的快速生长,年过半百的老军医门洪学试喝了自己配制的中药汤,严重中毒,人事不醒;为了探索一种新型穴位结扎手术方法,军医陈光正、卫生员刘凤云不惜在自己身上做试验,双双昏倒……这一桩桩感人的事迹在撞击着我的心房,这一个个动人的场面感动得我热泪盈眶。没有解放军医务人员的无私奉献和精心治疗,就没有我们重新站立行走的今天,是亲人解放军给了我们这些儿麻患者的第二次生命。啊!“六二六”医疗队,我心中的理想乐园,你虽身处北国春城,却让中华大地乃至世界13个国家和地区的儿麻患者朝朝暮暮魂萦梦牵。啊!“六二六”医疗队,我生活在你温暖的怀抱中,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这里的一切一切,是那样的让我倍感熟悉和亲切,是那样的令我钟情与眷恋……一种对“六二六”医疗队无限热爱和对解放军白衣战士无比崇敬的感情冲动促使着我拿起笔来,正好桌上还有写黑板报时剩下的水彩颜料,于是我就画了这幅《六二六平面图》。打那以后,我把这幅地图粘贴在日记本中,保存下来了。5 @# C, q& ]0 C7 f6 [


( Z7 C6 Q" r* s) ], F
; A% I# i3 Y8 O* b4 a
6 i9 j; ?9 Z( U$ Z% b
跋语


0 n( }  `* Z4 V2 G
    岁月留痕,光阴即逝,一晃36年过去了。我当年在疗队画这幅地图的时侯,还不满20岁呢,如今已人到中年了。现在,每当我翻开这幅《六二六平面图》时,我总会回想起在疗队住院时那些难忘的日子,还有那些可钦可敬的军医、护士和亲爱的患友们,一份深深的思念之情仍久久地萦绕在我的心间。我清楚,若从规范和标准的角度去衡量这幅地图,我当自惭形秽;可要论当时所表达出的那种真情实感,我当不为下乘。可以说,“六二六”医疗队的住院生活不仅仅是我的一段人生经历,更是一次生命的砺炼和心灵的洗礼。今天,“六二六”医疗队虽然不存在了,但“六二六”的博爱、“六二六”的精神时时刻刻在感动着我,在激励着我。我想,这幅《六二六平面图》就像一件珍贵的历史“文物”吧,一生一世都将与我相伴相随。
2 N8 m0 r! N7 ~4 A  p, V8 b9 X: X3 c: w+ Z( r0 r
啊!“六二六”医疗队,我心中的快乐家园。
  k4 h) [/ j+ o7 n$ T! A  |
( u8 N! a. p' x6 I啊!“六二六”医疗队,我梦想启航的地方。

/ [8 ?+ `- p; @

( [; E2 ]' X; i: g& f$ ~. |  U
我在疗队画地图.doc (33.5 KB)
  不是自身的东西不要,就是再喜欢也不行,要知道放弃; 过去的事情可以不忘却,但一定要放下; 别人说的记在脑袋里,而自己的,则放在心里; 你永远没有你本身想象中那么主要; 钱能解决的问题统统不叫问题; 找点时间,单独呆会儿; 不要感到是生活亏欠了你,其实是时机未到或我们努力不够。

返回列表